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j201032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bj2010324@163.com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袁绍图谋另立天子与刘虞之死  

2010-07-10 06:46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渤海太守袁绍见汉献帝被董卓劫走,非常气愤。当初,袁绍曾坚决反对董卓废掉少帝而改立献帝。现在,在做了关东各路诸侯的盟主之后,袁绍就想以盟主名义,重新再立一个皇帝。经过与冀州牧韩馥的密谋商议,决定另立德高望重、忠正廉明的汉室宗亲――幽州牧刘虞为帝。袁绍征求曹操的意见时,曹操表示了反对,他说:“另立新君必会导致天下大乱。如果你们坚持要立新君,我心里仍然只把献帝当做国君。”(《三国志·袁绍传》等)

【评注】刘虞(?-193)字伯安,东海郯(今山东郯城)人。东汉末年曾任太傅、幽州牧,汉室宗亲。他镇守幽州期间为政宽仁厚德,深得人心。主张以怀柔政策对待当地的少数民族。后因与公孙瓒意见不合而生矛盾,进兵攻击公孙瓒时,兵败被杀。

《吴书》说:刘虞是东海恭王之后。因为遭逢衰乱之世,又远离朝廷,刘虞就在县里担任了一名户曹吏(很像现在的户籍警)。由于他能严格要求自己奉公职守,因而很快被提拔为郡中官吏,又被举孝廉为郎;很快就升任了幽州刺史,随后不久,又担任了甘陵相,甚得东土戎狄土著的民心。此后,刘虞因病回到家中。他平时为人低调,谦逊待人,慷慨大度,能与当地官绅士民同甘共苦,不因自己名显位高而认为自己特殊,乡人因此都很敬重爱戴他。当时乡人中遇到有人诉讼时,都不去官府,而是直接找到刘虞那里,让他帮助给予解决;刘虞从情理上为他们评判对错,人们都能恭敬地接受,始终不曾有人因评判结果对自己不利而怨怪刘虞的。

曾有一家走失了一头牛,骨体毛色,都与刘虞家的牛很相似,于是就以为刘虞家的牛是他的,刘虞也不争辩,由着他牵走了牛;后来那人又见到了自己家的牛,就赶紧前来谢罪还牛。由此小事足见刘虞平日待人之善。

不久,甘陵再次出现动乱,当地官吏民众都很怀念刘虞当初的治理行政,朝廷于是就又让刘虞重新担任了甘陵相,结果,刘虞到任不久,甘陵很快就重新恢复了良好秩序。此后,朝廷先后征拜刘虞为尚书令、光禄勋等,因刘虞家族中以有教养守礼仪而知名,因而一直被当时的人们视其为正宗皇族。

《英雄记》说:刘虞担任博平县令时,把当地治理得极好,因为他为官清正,处事公正合理,为人高尚纯朴,因此,他任职后没有多久,当地的面貌就焕然一新,境内再也见不到贼寇,就连灾害也不再发生了。有一次,邻县遭受了特大蝗虫灾害,当大量蝗虫飞至博平县界时,全部从空中过境而不入,粮食作物丝毫未受损失。这大概是以德可以感化天地万物的一个例子。

《魏书》说:刘虞在幽州时,清政廉明,生活俭约,善于以礼义教化人民。当时,若被提拔为州郡级别的官员时,都需要向朝廷交钱,或一千万,或两千万;有的人家里很有钱,直接就拿自己的钱交上去,也有的人没钱,就搜刮百姓来凑够这笔钱;还有的人,因不肯祸害百姓,又拿不出钱来,朝廷又不允许他辞官,一急之下竟愤而自杀。灵帝因为知道刘虞家中清贫,因此,曾特意下旨,准许他为官可以不用出钱。

《三国志·刘虞传》说:朝廷评议认为,宗正东海人刘伯安有德行仁义,在担任幽州刺史期间,“恩信流著,戎狄附之”,由他镇抚北部边疆,可不必劳师动众就能使北疆安定,再次任命刘虞为幽州牧。刘虞到任后,遣使者前往胡人地区,向他们陈明利害,要求他们不要再侵扰当地百姓。丘力居等少数民族首领闻听刘虞回来,很是高兴,于是各自派遣翻译向刘虞表示归顺。公孙瓒嫉妒刘虞建功,就秘密派人拦截胡人使者。胡人知道了内情,就从小路去拜见刘虞。刘虞上表请求撤回驻守在各处的军兵,只留下公孙瓒率领的步骑兵万人驻扎在右北平。张纯于是抛弃了妻儿,逃入鲜卑,被他的门客王政所杀,将其首级送给刘虞。刘虞因此加封王政为列侯。刘虞因功被授任太尉,封襄贲侯。

《英雄记》曰:刘虞谦虚地想让出太尉,就举荐了卫尉赵谟、益州牧刘焉、豫州牧黄琬、南阳太守羊续等人,“并任为公”。

《三国志·刘虞传》说:恰遇董卓带兵至洛阳,加封刘虞为大司马,公孙瓒为奋武将军,封蓟侯。关东义兵举义旗之后,董卓遂劫持天子西迁,征召刘虞为太傅,因道路隔塞,使者携带的诏书没能送达给刘虞。

汉朝的外邦异族问题一直困扰了当权者几百年,一直没有解决好。东汉末年,战乱频生,这些外邦异族也乘机进行入侵。危害了政权的稳定。灵帝中平四年(公元187年),前中山太守张纯投靠乌桓辽西部大人(即首领)丘力居等人发动叛乱,并自号弥天安定王,为三郡乌桓元帅,抢劫青、徐、幽、冀四州,杀略吏民,扩充地盘。面对复杂的形势,刘虞立即派遣使臣到丘力居处晓以利害,成功瓦解了叛乱,避免发生民族之间的更大纠纷,并成功镇压了这场多民族参与的叛乱。在民族问题的处理方面,刘虞主张安抚,和平相处。他任内民夷感其德化,自鲜卑、乌桓、夫余、秽貊之辈,皆随时朝贡,无敢扰边者,百姓歌悦之,在各民族之中享有崇高威望。可以说,刘虞是不可多得的外交部长人选。

刘虞虽为上公,天性节约,敝衣绳履,食无兼肉, 与当时东汉宦官集团、豪族势力穷奢极欲的腐朽作风截然不同,因此对幽州风气的改变起了很大作用,远近豪俊夙僭奢者,莫不改操而归心焉,在后汉末年具有罕见的人格魅力,深受百姓、士人爱戴。刘虞在任期间务存宽政,劝督农植,开上谷胡市之利,通渔阳盐铁之饶,重点发展农业、养蚕业,利用上谷郡与匈奴、扶余、鲜卑等民族进行边境贸易,开采渔阳郡丰富的盐、铁资源,按现在流行的话说,就是自我挖潜,脱贫致富。经过刘虞的有管理,幽州成为当时最为富裕的地区之一。从青州、徐州过来定居的百姓竟有百万之众,可以说,刘虞又是一个出色的内政高手、难得的总理人选。

初平二年(公元191年)春,袁绍、韩馥仍坚持想要立刘虞为帝,刘虞坚决不愿做篡逆的事,婉拒了袁绍等人。袁绍、韩馥等又力劝刘虞暂时充当天子的代理,“领尚书事,承制封拜”(以尚书名义来行使任免官员与王侯爵位等皇权),再次被刘虞拒绝。袁绍、韩馥等人只好作罢。(据《资治通鉴》等)

【评注】《三国志·刘虞传》说:关东义兵举义旗,董卓遂劫持天子西迁之后,袁绍、韩馥商议认为,幼年的天子受制于奸臣,“天下无所归心”,而刘虞在汉室宗亲中最为知名,“民之望也“,遂打算推举刘虞为帝。随即遣使来拜见刘虞,刘虞就是不肯接受。袁绍等人又劝刘虞以尚书名义发号施令,“承制封拜”,刘虞再次婉言谢绝,但仍与袁绍等人保持联络。

《九州春秋》说:袁绍、韩馥曾派原乐浪太守甘陵人张岐去拜见刘虞,想劝刘虞称帝。刘虞厉声斥责张歧说:卿敢出此言乎!忠孝之道,既不能济。孤受国恩,天下扰乱,未能竭命以除国耻,望诸州郡烈义之士戮力西面,援迎幼主,而乃妄造逆谋,欲涂污忠臣邪!

《吴书》说:韩馥写信给袁术,说献帝非是灵帝之子,打算依照“绛、灌诛废少主,迎立代王故事”;又称颂“刘虞功德治行,华夏少二”,“当今公室枝属,皆莫能及”。又说:昔光武去定王五世,以大司马领河北,耿、冯异劝即尊号,卒代更始。今刘公自恭王枝别,其数亦五,以大司马领幽州牧,此其与光武同。袁绍图谋另立天子与刘虞之死 - 白马长空 - bj2010324 的博客袁绍图谋另立天子与刘虞之死 - 白马长空 - bj2010324 的博客这期间,恰好出现奇异天象,“有四星会于箕尾”,韩馥称谶语说“神人将在燕分”。韩馥还说:济阴男子王定得到一颗玉印,铭文刻的就是虞为天子。又见到“两日出于代郡”,因此认为刘虞应当登基为帝。袁绍将这些情况写信告诉了袁术。当是,袁术已有不臣之心,他不希望国家有正式的好君王,就外公义表示反对另立皇帝。当时,曹操与袁术的想法是一致的,曹操也是早有自己的打算,想搞挟天子以令诸侯,因此,他也是不会同意袁绍另立天子的。

袁绍派人暗中将情况通报给刘虞,刘虞认为国家已有正统天子,篡位不该是人臣所宜谈论的,“固辞不许”;并且想要投奔匈奴“以自绝”,袁绍等这才作罢。刘虞于是“奉职贡,愈益恭肃”;当时边境外羌、胡属国对朝廷进贡,因“道路不通”,刘虞“皆为传送,致之京师”。

有人认为,如果刘虞真的做了皇帝,三国的混乱局面也许就不会发生,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的惨状也就不会出现了。实则不然,刘虞更适合做个名臣,他并无汉武帝那样的雄才大略,并非是君王统帅之才,而是与刘表等人类似,只是个善于治理国家的“‘三公重臣。即使刘虞真的做了皇帝,也会是袁绍主宰下的傀儡皇帝。最主要的是,此另立皇帝的风气一开,其他诸侯必然会纷纷仿效,国家将会出现更为纷乱动荡的类似于“春秋战国时代”真正乱世局面,百姓将遭遇极大劫难,历史将产生大倒退。幸亏刘虞坚决拒绝了袁绍等人,或许刘虞也看到了这种做法的可怕后果。

初平三年(公元192年)秋,公孙瓒又率大军前去进攻袁绍。兵马到达龙凑时,即被袁绍军队击败。公孙瓒于是退回幽州,不敢再出来。此时,原来的扬州刺史、汝南人陈温去世。袁绍就委派袁遗兼任了扬州刺史。袁术就派军队去进攻袁遗,一举击败了他;袁遗逃到沛县时,被乱兵杀死。袁术遂自行任命下属担任了扬州刺史。

《资治通鉴》说:幽州牧刘虞与下属公孙瓒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了。公孙瓒数次与袁绍相互攻击,刘虞屡次禁止无效,因而逐渐减少了对公孙瓒的粮草供应。公孙瓒大怒,不断违背刘虞的命令,又经常侵掠百姓。刘虞无力制约,于是上书朝廷,陈述公孙瓒横暴掠夺百姓的罪状,公孙瓒也上书指责刘虞克扣军粮。于是,两人不断上奏,相互攻击,朝廷只能敷衍而已。随后,公孙瓒在蓟城东南另外修筑了一座小城,率军在其中驻守。刘虞几次请公孙瓒会商事务,公孙瓒都称病不肯前来。刘虞担心他最终将会叛乱,就率领部下合计十万大军,去计伐公孙瓒。

当时公孙瓒的部下都分散在外围地区,公孙瓒在仓卒之间,打算掘开东城逃走,刘虞的部队松松垮垮,缺乏训练,加上刘虞又爱惜百姓的房屋,下令不许纵火,他告诫士兵说:“不要伤害其他人,只杀公孙瓒一人。”因此,军兵的战斗力普遍不强,未能攻克公孙瓒的小城。公孙瓒随即挑选了几百名勇士,乘风纵火,直冲突围,刘虞军队一下子溃散,刘虞与部下官属向北逃到居庸关。公孙瓒赶来,围攻居庸关,三日后攻下,把刘虞及其妻子儿女抓捕回了蓟城,仍让刘虞签署州府的文书。正在此时,朝廷派使者段训宣布献帝诏书,增加刘虞的封邑,让他总督六州的事务;任命公孙瓒为前将军、封为易侯。公孙瓒便乘机诬告刘虞先前曾与袁绍等人通谋要当皇帝,胁迫段训在蓟城的闹市处死刘虞及其妻子儿女。前任常山国相孙瑾,掾张逸、张瓒等一同自动聚到刘虞周围,对公孙瓒破口大骂,然后与刘虞一起被杀。公孙瓒把刘虞的头颅送往京城长安,刘虞的旧部尾敦在半路上截下头颅,送回安葬。刘虞为人宽厚,广施仁义,因此深得民心。幽州的百姓,无论是当地上著,还是流亡来的外乡人,无不痛惜他的惨死。

【评注】《资治通鉴》说:当初,刘虞想派遗使者到长安去呈送奏章,但难以找到合迁的人选。众人都说:“右北平人田畴,今年二十二岁,年纪虽轻,然而却有奇才。”于是刘虞送上礼物,请他做自己的僚属。车马备好,将要出发的时候,田畴说:“如今道路阻断,盗寇横行,如果公开官方使者的身份,必会成为他们劫掠的目标。我愿以平民百姓的身份私自前往,只要能到达长安就行。”刘虞同意了他的建议。田畴便在自己的门客中挑选二十名骑士,一道从居庸关出塞,沿阴山直抵朔方郡,再走小路到达长安,向朝廷呈上刘虞的奏章。献帝下诏任命田畴为骑都尉。田畴认为皇帝流亡,蒙受垢辱,尚未安定,自己不能任官享受荣耀,因而坚决辞让不受。他得到朝廷回复的章报后,就急速赶回幽州。

历史上对刘虞的争议来自于《三国志·刘虞传》,陈寿写道:初,虞以俭素为操,冠敝不改,乃就补其穿。及遇害,瓒兵搜其内,而妻妾服罗纨,盛绮饰,时人以此疑之。

刘虞当时不仅在少数民族而且在百姓、部属、朝廷、士大夫阶层中威望极高,并以为官清廉而著称。假如刘虞是个爱钱爱财的贪官,必然会寻找来钱的途径,这是瞒不过其周围人的,因为当时没有土地财政,也没有银行,无法办理存款,所以,要贪污只能靠囤积土地做大地主,或者贪污公粮,或者依靠权力受贿,真这样的话,周围的人不可能不知道。如果刘虞家中真是“妻妾服罗纨,盛绮饰“,过着奢侈生活的话,他家的佣人和邻居、来访的朋友、官员等等不可能不会知道真相,因为当时的情况与现在不同,家里情况是很难隐瞒得住的,因此,陈寿的说法非常不合逻辑与清理。估计产生这种说法的原因有两个:一个是公孙瓒痛恨刘虞,故意编出谎话来糟蹋刘虞,因为刘虞曾以清廉著称,于是,公孙瓒就编造这样的谎言来污蔑刘虞。还有一种情况,是陈寿编造了谎言。陈寿编造谎言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。因为陈寿的动机只是为了维护曹操,刘虞拒绝篡逆的做法,与曹操处心积虑想要篡逆的做法相比,刘虞的形象很高大,曹操则成了奸贼和小人,为了提高曹操的形象,陈寿很可能会设法贬低刘虞。再加上陈寿的人品不太好,因此,很有可能会编造这样的谎言来贬低、糟蹋刘虞。

还有一种可能,公孙瓒编造了不合逻辑、不合情理的谎言,陈寿心里也清楚这是谎言,明知道刘虞遭到诬陷,但为了粉饰曹操的形象,就不管那么多了,而且已经有现成的谎话,省得自己再去费心费力去编了,正求之不得呢。

后人对陈寿的人品是存有疑问的。据《晋书》记载,丁仪、丁廙曾有盛名于魏,陈寿曾对丁家之子说:可觅千斛米见与,当为尊公作佳传。因二丁没有满足陈寿的要求,陈寿做传时竟没有为二丁立传。还有,陈寿之父曾是马谡参军,马谡被诸葛亮所诛后,陈寿之父也受到牵连受到“髡刑”;另外,诸葛亮之子诸葛瞻一贯瞧不上陈寿的人品;因此,陈寿在为诸葛亮立传时就设法贬低诸葛亮,称(诸葛)亮将略非长,无应敌之才,言(诸葛)瞻惟工书,名过其实,由于陈寿的记载与百姓中流传的说法不同,因此,导致后人出现极多争议。

田畴回来时,刘虞已被害。田畴遂前往刘虞墓前祭拜,陈放朝廷章报,并汇报其中内容,然后痛哭着离去。公孙瓒得知此事,勃然大怒,立即命人悬赏捉拿田畴。田畴被捉住后,公孙瓒问他说:“你为何不把朝廷章报送来给我?”田畴说:“汉朝王室衰微,人人怀有异心,只有刘虞没有失去忠贞的节操。章报中的内容,对将军并无赞美之词,恐怕也不是将军所愿意看到的,因此我没有送来。而且,将军既然敢于杀害无罪的上级,又无视固守节义的臣僚,我恐怕燕、赵地区的豪杰之士都将跳到东海里淹死,而没有人肯再追随将军。”公孙瓒只好释放了田畴。

田畴回到无终县,率领宗族以及归附他的数百人,扫地而盟誓说:“刘虞之仇不报,我不能再活在世上!”于是进入徐无山中,在深险之处找到一块平地,建立营寨居住。他亲自进行耕作,以奉养父母。百姓前来投奔,数年间增加到五千余家。田畴对乡里父老说:“如今大家聚集到一起,已形成村镇,但不相统一,又没有法律来约束,这恐怕不是维持长久安定的方式。我有一个计划,愿意与诸位父老一起实施,可以吗?”大家都说:“可以!”于是,田畴制订法令,凡是相互杀伤、偷盗以及因争吵而告状的人,按照情节轻重予以处罚,最重的判处死刑,共十余条。他又制定婚姻嫁聚的礼仪和学堂讲授的课程。法令制订后,向众人公布实行,大家都乐于遵循,甚至路不拾遗。北方边塞地区的人都很敬服田畴的威信,乌桓、鲜卑部落分别派人来向田畴致意,并送上礼物。田畴对他们一律安抚接纳,让他们不要侵扰作乱。后来,曹操为了追杀袁熙、袁尚兄弟,听从郭嘉之谋,北征乌丸时,田畴投靠了曹操,担任了向导官,为曹操平定北方作出很大贡献。

 

 

【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】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